在這段落之下,或許

一直重複著無解的問題

我終於意識到了那無盡的聲響

我們的存在、我們的過去

以及我們之間的差距

都是不可修正的回憶

唯一,就只能再次開始吧?

所做的選擇,我所能理解的

就是找回變異的那一天

 

現在

囹圄之中似乎有些什麼正在產生

困惑是僅有的反應

這是

超越理解

於理性之上

無解的問題

 

我想開啟、我想刻劃

與現在相反的未來

即使依然抱持著

數也不盡的矛盾

即始知曉現況

仍然想盡力去追尋

說什麼看不見

終究也只是自我欺騙

無不曲折

那種改變速度

──想去哪裡?

大概也只有那扇

拓寬後的窄門

一直以來,直到現在

囹圄之中仍孕育著持續擴大的異樣情緒

是困惑之類的

超越理解、超越理性

連我也無法了解的問題

 

閉上計劃即可看到過去

我的力量也只可以做如同沒有般無用的干涉

不用任何人來說

只會徒增混亂

自問這樣滿足了嗎?這樣就夠了嗎?

其實我也不知道

這一切都不是為了任何人

──欺騙的意圖?

正確的答案

然而那不是謎題

而是如同謎一樣的願望

想要實現、想要改造

持續到完成為止

如果現在……

心中產生的

是令我迷惑

無法理解

超越理性

連自己也無法清楚解釋的問題

 

這一切之下,可能是

回盪了數次的疑惑

我終於了解到這持續的聲音

過去的存在、之間的距離

雖不可修正

仍可重新啟動

我的選擇、我的理解

就是自然地讓未來判定從前的過去

創作者介紹

Leukemia

リュキミ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movealong24
  • 好像還沒在你這邊留過這一句
    這跟幕府耳聾有異曲同工之妙
    When everything is wrong, we move along~
  • 我看不懂英文耶!(嚴肅貌)

    リュキミ亜 於 2011/03/15 21:55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