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到了似乎是窄門前的第一道階梯,可是我仍裹足不前。心中有許多大石已放下,雖輕鬆了一些,但對於這樣的自己卻更是迷惘,明明目標都已經清楚浮現了,我只憎恨駐足的自己,為何不敢邁出最先的那一步。

  這一小步,我徘徊了許久,彷若亙古之時就想踏出,而遺留至今的依舊是不敢跨出的那一步。怯懦的自己、迷惘的自己、以及千千萬萬的自己,無法順著自己的「心」來行事,如行屍走肉。理性與情感相互頡頏在天平的異端,搖擺不定之中可看出我掙扎的地步。早已計畫、準備畢的事,就在近在眼前之時退卻。無論經過幾次都是如此。

  我總希望有哪個人,適時推我一把。回頭想想,那個人其實應該就是自己,

只有自己能去做,並沒有人能代替自己做任何的事。

  我想改變,事實上卻從來沒改變過。

  對我來說窄門人是狹窄,狹窄得令人發寒,連踏上階梯的勇氣也被這不寒而慄的景象吸取殆盡,傾斜的天平也打破了花很久時間維持的平衡。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,也許我可以沒頭沒腦地讓一切存在、或是遺忘。但,我做不到。

  心情只會愈來愈強烈,我懷抱著這份心情,為了不使其消失而一直守護著、祈禱著,因為那曾是幸福的。

創作者介紹

Leukemia

リュキミ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