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

  信寄出後,我懷著佈滿紫荊花般雀躍的心情,期待會收到怎樣的回信,簡直像是在平安夜裡期待收到禮物的孩子似的。我就快要認為這是人生中最為幸福的一日,心中洋溢著希望,幾乎忘了所有的煩憂,眼中只看見世界的優美。

  沒有一日像今天一樣期待明天的到來。

  蔚藍的天空飄浮著幾朵白雲,白雲明明是如此遙遠,為什麼看起來卻如此觸手可及呢?然而無論跳得多高、手伸得多長,依舊沒能碰到些什麼、捉住些什麼。

  「喔!」

  一隻蟲子在我跳呀跳、揮呀揮的時候正巧被我捉住了,讓我一時誤以為捉到了雲。這隻蟲子有著光亮的殼,顏色鮮豔而簡單,但我不知道什麼名字來著,於是手掌向上一舉,讓它順勢飛起。蟲子迅速拍打翅膀往天際飛去,直到視野中再也看不見。我想平時的我大概會帶回去做成標本收藏起來。

  所以依舊沒有碰到白雲。看得見卻無法觸及的究竟存不存在先不論的話,是不是總有永遠無法接近的事物呢?怎麼努力想碰觸天空的邊際,愈是跳起愈讓人明白天空是接近不了的,無論有再多的努力,到頭來也只是證明我們身處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。

  「啊,好想坐一次飛機呀,這樣的話就可以知道天空的雲摸起來是不是跟棉花糖一樣了。」

  「飛得太高摔下來可是很痛的喔!」

  幸子眼睛瞇成一條細線呵呵笑著。

  「小叶好像有什麼事很開心的樣子。」

  「欸?有嗎?」我反射性震了一下,被人看穿心思的時候總會莫名驚慌。

  「平常的明日叶老是愛故做正經,只有開心的時候才會像個孩子一樣。」

  「我哪有像個孩子。」

  我對幸子苦笑。但實際上連我也覺得心境上確實像是回到童年般地天真愉悅,對於明天無所畏懼而且充滿期待。我想維特遇見綠蒂時應該也是這種心情吧!

  「今天天氣真的好好喔!明日叶今天有想特別做些什麼嗎?」

  「嗯……我想,就這麼融化在陽光中好了。」

  「妳意境還是那麼地難理解呀。」

  「嗯,連我自己都不好理解。」

  有時候最難理解的人也許是自己,哪一種情緒何時會產生、為何會產生,總是捉摸不定。既然沒辦法法理解的話就別理解吧!像K總是追根究柢、實事求是,最後不是什麼結果也沒有,我可不喜歡老是把「或許」、「可能」、「應該」等推量詞掛在嘴邊,總有種不踏實、不切實際的感覺。順心而為有什麼不好呢?雖然人類和動物之所以不同就在於能夠理性思考,但過度理性的話未免也過於不近人情。太多的事並沒有確實的解答,憑藉著在三考慮所得到的也只是推測罷了,無法知道實際究竟是如何。既然如此,放手一搏又有何不可?凡事總要百分之百的把握才下行動,說到底也太過功利了。

  雖然許多事我們沒辦法一一預測,無論任何人都會對未知感到恐懼。換個方式想,絕對有成功把握的事並不值得挑戰,正是因為有可能會失敗,因為讓人不安,所以才有勇敢面對的價值不是嗎?

  「說起來容易,到要看妳自己是不是那麼地有辦法承受悵然若失的苦果。凡事不願去看壞的一面是妳的老毛病,這種天真爛漫的想法有一天會深受其害的。反正我只是建議而已,做決定的那一方是妳。」K冷冷回應著,像是事不干己的樣子。

  雖然很想將K說的話置之不理,她的言論只會讓我心煩,卻又無法忽視她所說的每一句話。她所說的總是扎扎實實地動搖著我,好像心中最脆弱的部分就這樣攤開在陽光下,讓人不得不去面對,無法就這麼當做什麼都不知道。

  「今天還是一起去吧!晚上工作結束後一起去小酌一杯如何?最近的工作真是讓人疲憊呀!」

  「今晚先不了,我想先回去休息。明天再一起去吧。」

  「哎呀哎呀,什麼時候開始小叶變得那麼冷淡?是不是戀愛了?」

  「唔…也不是這麼一回事啦……」

  「瞧妳臉都紅了。嘻嘻,不是就不是嘛,不用那麼緊張。不過有好消息要第一個告訴我喔!」

  「幸子問妳喔──」

  「什麼事?」

  「……妳覺得我怎麼樣?」

  「什麼怎麼樣?」

  雖然不是什麼奇怪的問題,可以說是人必定曾經萌生過類似的疑問,猶如渴求自己最初的根源似的問題。但不知為什麼讓他人來描述自己總令人難以啟齒,與其說是這問題讓人羞愧,到不如說是羞於見到別人眼中的自己,也就是活在世上給予世人所見的那個樣貌。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該會是多麼地鄙夷不堪,是自己最不了解也最懼怕的人。

  怎麼說,平常時候人們若不是走到精神上的盡頭,是不會渴切追尋這樣的答案。這個答案不會是墓誌銘或是史學課本上寫的那樣冠冕堂皇,阿諛奉承的答案不過那幾種,任誰都想得到的不會是真正想追尋的回答。簡單來說,人嘛,總害怕聽到對自己負面的評價,卻不希望總是三言兩語用優點將自己的存在價值文過飾非。

  「沒什麼。」

  我放棄詢問的念頭,一個本來就不該詢問的問題,不知怎的卻無意間讓哽咽已久的疑問溜出了雙唇。

  或許是開始在一我究竟是什麼人了,從這個世界的角度看來、從大森先生的角度看來。問K也只會說「不知道,每個人的好惡都不盡相同,我並不能做為衡量的標準」而已。這樣冰冷的回答像極了先前在神宮裡抽到的「吉籤」,不算好也不算不好這樣曖昧的回答比起新年參拜時抽到「大凶籤」更擾亂人心。

  「所以最後還是要自己決定啊……不知道我是不是走錯路了。」一不小心又將心中的話說溜了嘴。

  「走錯路?小叶是不是突然想去酒館了?嘻嘻,就算理智再怎麼不老實,自己的心總是最誠實的喔!來吧!順心而為會比較快樂,煩惱什麼的都別管啦。」

  「是啊。」

  「妳還再考慮什麼呢?還是妳身體不舒服?」

  「沒有身體不舒服,今天沒有特別想去,僅此而已。」

  「走吧!走吧!我們一起走吧!」幸子哼唱著自己隨意編的曲子,雖然不至於荒腔走板,但看著她開朗的神情不覺讓人發噱。

  「好啦!等今天工作結束後再考慮看看。」

  「明日叶還考慮些什麼啦,難道是嫌人太少?還是說……妳要跟心上人約會?」

  「都不是,幸子想太多了。如果幸子能多用這些心思在工作上的話應該可以連加三及薪。」

  「是嗎,太可惜了……不然偷偷告訴我是誰,如果我認識的話說還可以幫你約出來喔!」

  「就叫妳別瞎猜啦!反正幸子怎麼可能會認識……唔!」

  「嘿嘿,小叶果然……嘻嘻嘻。唉唷,好痛!」我毫不猶豫用提包往幸子的臀部揮下去。

  「妳要是敢亂說話下個月的酒錢全都妳付。」

  「好嘛好嘛!雖然妳噘著嘴的樣子蠻可愛的,不過妳放心我不會閒來沒事就四處嚼舌根的。那可以告訴我那個人是誰了嗎?」

  瞧她興味盎然的樣子,真讓人不知道是不是要告訴她。我猶豫了下,他們應該不認識說說應該無妨。

  「告訴她妳能得到什麼好處?」

  K冷不防地警告了我。

  「妳以為這樣訴說她能為妳分擔什麼?責任?希望她提供妳一些隨便想想就能得到的作法,好讓失敗有個藉口,失敗的時候再讓她安慰自己好找到臺階下是嗎?做決定的和承擔的都是妳自己,就算妳訴苦還是說自己的喜悅,她怎麼樣也是不會感受到的,更別說能為妳擔起什麼,妳也不會因此減少所面對的痛苦,更不會增加所遭遇的幸福。」

  我希望K說的是錯的。我必須證明K是錯的,我不得不證明K是錯的!雖然我不覺得告訴其他人是為了分擔責任,至少會舒坦一些,心中的疑惑或是煩悶也許也可以藉著他人來替自己解答。替自己找臺階下知類的一點也不重要,打從我寄出這封信開使就已經無法回頭了,唯一能做的只有昂首闊步像前進,我需要一些支持、一個能夠與我分享憂樂的人,而不是光在一旁看著、阻止著的人,難道錯了嗎?我試圖反駁著K說過的話,不這樣做的話彷彿就會被她的言語擾亂。

  排斥,這樣一來就不會因為她的話而動搖了自己的信念了吧?我總以為自己的意志向來不被任何人所動搖,但心志並不是完全的沒有瑕疵,多少還是會有懷疑、恐懼和動搖,容易因為觸碰到這些而不安了起來。

  妳別再煩我了!這是我做的決定,我自己負責。

  起初K只是一臉困惑,猶豫了一下,靜靜的什麼也沒說。當我無意間又想起了大森先生的面貌時,K就離開了。對於K的離去我不覺得難過,反到有一點兒開心,心想終於不會再有人阻止我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了。

 

 

 

  思念與等待是時間洪流裡的逆流,會讓人覺得時間過得特別緩慢,連微微睜開眼也彷彿萬劫之久。

  臉頰貼附在冰冷的桌臺上,耳根與腦袋燙得要燒起來似的,卻無止境地感到寒冷無比。

  胃液不停翻攪滾動,鼻息間充斥著麻醉的氣味,令人發暈得想吐。

  吶,如果吐出的是苦水該有多好。如果吐出的是所有的記憶該有多好。又是一個想睡又無法成眠的日子啊!

  明明已經喝不下了,為什麼剩餘清醒的意識裡卻還是你的影子呢?你的影子已經像冬天一般冰冷,但就像是觸摸溫度極低的冰時,彷彿被燙傷的感覺。迷糊地看著逐漸模糊的街燈,不時還會錯覺下一刻你將會路過。嘛,不要真的看到你未嘗不是件好事。

  明明是早已寫好的結局,卻不捨得真正放下。

  我想哭,卻不捨得真正哭泣,深怕這麼一哭是否將不會再為你感傷,將會忘卻你思念你以及你的一切。我只是緊咬著唇,抬頭凝視著燻煙的陳舊屋頂,讓濕潤的眼瞼不落下任何一滴淚。心就像是被緩慢行走的馬匹拉扯,逐漸撕裂開來。

  想念你。

  想見你。

  想不再想你。

  映入眼簾的景色變得像玻璃花窗般的斑斕。啊啊!就像是夢一樣,連闔上雙眼都還能清楚地看見你的面孔,店裡嘈雜的喧嘩聲也都像你的聲音,每一個人都是你的影子,看起來都像你。明明不只一次我催眠自己將你淡忘,但這個念頭的「你」卻比遠遠比「淡忘」還來得強烈。想忘了你一次,又更深深地將你憶起。想起那些遇見你的晴天,鮮綠色的樹葉像是篩子,篩出一道道金黃色的陽光。光線落在地面上隨著風優柔搖曳著,閃閃爍爍,映出枝葉扶疏纖細的姿態。這些光影現在卻像是被鏤空,剩下你和漸漸入冬的秋色。

  不想念你。

  不想見你。

  不想不再想你。

  我再一次,用思念,一次次描繪著有你的世界。我難以放下所有的眷戀,只限制自己,一天只能想念一百次、九十九次、九十八次……,然後想想山、想想風、想想海,浸淫於日復一日的生命。這樣是否就能夠不再看見你的影子,不再呼吸,超越情感以及理性,成為信仰。

 

  我想,讓人難受的不會是夜的漫長,而是夏天的短暫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リュキミ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